民间借贷案例分析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不久前刚刚曝出的东阳超13亿元民间借贷案件,债务偿还眼下似乎变成了“罗生门”。东阳企业浙江中仑建设有限公司因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而面临破产,董事长严成效9月份被当地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逮捕。之后总部位于杭州的浙江飞耀控股集团,被东阳市政府要求接盘中仑建设的资产和债务。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这起金额远超吴英案的民间借贷案件,涉及人数超过3000人。而飞耀集团被要求接盘中仑建设的资产和债务,也是因为两者之间有资金往来和担保关系,当地政府掌握了飞耀集团需对中仑建设债务负责的证据。11月17日下午,债权人代表、飞耀集团和东阳市政府碰头就如何偿债进行协商。有消息称,飞耀集团董事长张跃飞将卖掉其在上市公司积成电子[-1.59% 资金 研报](002339.SZ)的股份作为现金偿还的一部分。

《华夏时报》记者从债权人代表、东阳官方了解到确有此提议,但张跃飞本人却向本报记者予以断然否认。大股东接盘巨额债务全国百强县的东阳,最大特色就是建筑企业多,被称为“建筑之乡”。当地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建筑企业的都很大,很多项目都要求施工企业垫资,所以早在十几年前,当地建筑企业就开始民间借贷。本报记者还了解到,因为东阳很多大企业实力雄厚,信誉度又高,民间很乐意把钱借出去,加上企业给出的利率要比高一点,所以在东阳钱存企业不存银行是普遍现象。如上市不久的花园生物等公司都有民间储蓄业务。中仑建设就是这样一家曾经很有信誉的企业。中仑建设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本1.88亿元,法定代表人是严成效。中仑建设拥有房屋建筑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市政公用工程、钢结构工程、环保工程等专业承包资质。2013年完成建安产值17.2亿元,创利税4000多万元,还荣获2013年全国优秀施工企业,董事长严成效荣获全国优秀施工企业家等荣誉。今年7月下旬的时候,中仑建设出现民间借贷逾期的情况,开始有债权人上门讨债,之后人数越来越多,终酿成大事件。此时,看起来和中仑建设没有任何关系的飞耀集团接盘中仑建设全部的资产和债务。飞耀集团主要业务领域涵盖建筑装饰、房地产开发、超市连锁、风险投资、融资担保、进出口贸易等。下辖“飞耀建设”、“飞耀实业”、“星巢创投”三大核心产业群。工商登记信息显示,集团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1个亿,法定代表人是张跃飞。为何飞耀集团要来蹚这趟“浑水”,各方均未向外界给出明确说法。

但本报记者从可靠渠道获悉,东阳政府调查发现中仑建设和飞耀集团资金往来频繁,不少借款由飞耀集团担保,掌握了飞耀须对债务负责的证据,所以才要求张跃飞必须承担必要的责任。除飞耀集团外,张跃飞同时是积成电子第一大股东,目前持股1950万股,占总股本的5.15%。资料显示,张跃飞是2007年6月首次入股积成电子,此后经历配股、减持和增持。2014年3月25-28日,张跃飞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系统分5次共增持930万股后,成积成电子第一大股东。不过积成电子股权分散,不存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张的第一大股东地位对公司的独立性和经营决策不产生重大影响。《华夏时报》记者另外还注意到,积成电子的其他高管最近都有大幅减持的动作,包括董事孙合友、张志伟、杨志强、严中华、王良、冯东和监事王浩、耿生民。除孙合友是在11月12日减持外,其他人减持时间均在11月7日,成交均价10.43元/股。减持最多的是孙合友,总计370万股,其次是张志伟350万股,耿生民230万股;其他几名高管均减持170万股。卖股权还债存变数关于对债务的偿付,债权人代表周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主要分实物抵偿、债转股、现金偿还几种方式。周先生说,现在中仑建设和飞耀集团的资产毛估总共有20多亿,已经超过债务,所以债权人总体上还是放心的。实物就是以中仑建设和飞耀集团名下尚未出售的房产为主。至于现金偿还,除企业账上现有资金外,本报记者了解到张跃飞在积成电子的股权也是资产处理的一部分,即卖掉股份套现偿还。周先生告诉本报记者,对股权作为资产处理的一部分,张跃飞本人是同意的,只是要等到解除质押之后。“对我们债权人来说,最好明天钱就能回到手上,至于企业用什么方式筹措,不是我们关心的。”负责政府协调的东阳市法制办主任俞益钟也承认有此提议,是债权人提出的,但张跃飞还没答应,尚在协商中。